首 页 资 讯 教 程 原 创 文 字 图 库 专 题 社 区
版主招聘! ┆ 如果您还没想好看些什么,可以点击 这里 进入我们为您推荐的资讯

热门关键字: 教程  Cosplay  原创  动漫下载  EVA  高达  免费  水原有纱

您现在的位置: 漫天糖>>动漫文字>>情感天地>> 白栅栏

白栅栏

  • 本篇文章来自于:漫天糖
  • 本篇文章的作者:菲陆斯
  • 文章收录的日期:2007-12-14
  • 共有 人关注过这篇文章
  • 你可以把这篇文章加入你的收藏夹
  • 主人很喜欢白颜色。当夏季满眼都是绿色的时候,他在门外围起一道白栅栏。
    那些绿色的攀藤植物,牵牛花呀,茑萝呀,还有常春藤,凌霄花,爬满了白栅栏。
    白栅栏被花和叶遮住了。
    人们每逢来主人家做客,看到这里爬满绿蔓红花,就会禁不住赞叹:“多么漂亮啊!”
    白栅栏也很高兴,因为每天都有绿叶和红花陪伴着它。有时候还会引来蜜蜂和蝴蝶,和它谈天,给它唱歌。


    雪颖喜欢白色,从她房间的墙壁到家具,从她床上的被单到窗帘,全部都是纯白纯白的颜色。
    雪颖还有一只白色的发夹,是哥哥雪志送她的最后一件生日礼物。
    发夹的做工极其精致,头部雕刻着一只翩翩欲飞的白色蝴蝶,波浪型的翅膀上丝丝缕缕的纹路历历在目,在微风的吹拂下真的会扇动起来。在蝴蝶的眼睛处镶嵌着两颗小小的蓝宝石,在灯光下会反射出温柔的光芒。
    雪颖从来没有用过这只发夹,她总是将它放在贴身的衣袋里保管,从不轻易拿出来示人。她常对外婆说,每当蝴蝶的翅膀碰到她时,她便会想到哥哥雪志。他的灵魂和这只发夹一起陪伴着她,如影相随,从不分离。
    雪颖的性格也注定和她所钟爱的白色一样,恬静似水,带着淡淡的忧伤。
    那个暑假,雪颖决定在院子外围修建一圈白栅栏。
    雪颖买来了材料和必要的工具,每天花一半的时间建造心目中的白栅栏,另一半时间来复习功课。她搬张椅子坐在栅栏前,在午后的阳光下安静地写作业。有时候也会放下笔,倾听树枝间传来的阵阵蝉鸣。
    “小颖,太阳那么火,你坐在院子里不觉得热吗?”
    邻居家的李嫂嫂牵着六岁的小儿子西西,两人坐在一棵大榕树下乘凉,李嫂嫂手中的扇子有节奏地上下摇动着。
    雪颖冲着李嫂嫂笑笑,摇摇头,继续低下头做作业。
    然后,她听到了急匆匆的脚步声向这里跑来。她抬起头来,西西已经气喘吁吁地站在了她的面前。
    “姐姐!吃棒冰!”西西将一根冰棍伸到了雪颖的面前。
    雪颖出神地看着西西清澈的眼神和明朗的笑容,还有他急促的喘气声和递棒冰的动作,那么熟悉,怎么会呢?刹那间,她看到了面前一条被太阳晒得发烫的小马路,六岁的雪志急匆匆地拿着冰棍向她跑来,喘着粗气说:
    “小颖,棒冰!我还担心会化掉呢!”
    雪颖晃了晃脑袋。西西已经跑远了,棒冰搁在雪颖的桌子上,“咝咝”地冒着冷气,桌上蔓延开了一摊水。


    有一天,有一只麻雀停在了白栅栏的肩上。它很爱说话:
    “你好呀,白栅栏!我可以站在你的肩上休息一会儿吗?”
    白栅栏很高兴来了一位新朋友:“当然可以啦!我能和绿蔓、红花,还有小鸟在一起,总是感到很幸福的。”说着,他挺了挺身子,站得更直了。
    秋天很快就来了。树上的叶子变黄了。白栅栏上的绿蔓也枯了。
    现在只剩下光秃秃的白栅栏了,白栅栏已经失去了往日的风采,不但不那么洁白,甚至是斑斑驳驳的、伤痕累累的样子。


    雪颖泡了一杯绿茶,她在里面加了桂花,使整杯绿茶香气袭人。雪颖还泡了一杯红茶,她在里面加了柠檬,使整杯红茶酸甜可口。
    做这些的时候,她的嘴边挂着一丝若有若无的恬静笑容,仿佛是这炽热的夏天里清凉的力量。
    她将两杯茶端到屋外的院子里,坐在桌边开始慢慢啜饮起来。她静静地望着眼前的栅栏,它们基本已经完工。明天,她就要为它上漆了,它就要变成她所爱的、白得耀眼的栅栏了。
    绿茶和红茶的芳香气味融在一起向她飘来,许多快乐和伤心的往事在这一刻消失得无影无踪。


    雪颖把栅栏漆成了雪白雪白的颜色。
    油漆散发着淡淡的清香。在阳光的照耀下,白栅栏清雅而高贵,纯洁而唯美,形成了夏日里一道极美的风景线。
    这是雪颖用心建造起来的白栅栏。有谁能读懂它?
    “好漂亮的白栅栏!”她听到了一个声音,被风带到了她的耳际。
    她转头看着四周,没有人的影子。
    ——刚才是谁在说话?
    ——好熟悉的声音啊!
    ——好象在哪儿听到过……
    雪颖突然想起来了,她慌得差一点跳起来。蝴蝶发夹从口袋中无声无息地地飘落到地上,歪倒在茵茵绿草上。
    “哥!”雪颖漫无边际地大叫一声,雪志的身影似乎近在咫尺。纷纷扰扰的回忆顿时涌上了心头,雪颖忍不住伏倒在白栅栏上哭泣起来。
    好象有人走进了她,雪颖感到一只手轻轻的搁在了她的头上。
    “……小颖!别哭了!”


    转眼间,冬天又来了。
    今年的雪,下得又早又大,头一场雪就把白栅栏盖得严严实实。哪怕是那些枯枝败叶,也都看不见了。
    人们早已忘记了这里曾有过白栅栏,都以为那是一堵雪墙。就连白栅栏自己都忘了自己。它只记得身边的那些绿蔓和花朵,还有爱说话的麻雀。
    “哎呀,今年怎么这么冷啊!”飞来的正是那只小麻雀。“真是饥寒交迫呀!”它站在栅栏上,不停地边跳边说。
    小麻雀见白栅栏不说话,又接着说下去:“你多好,不吃不喝,也不觉得饿,也不觉得渴。”
    “你觉得我就没有伤心事了吗?”白栅栏开始说话了。
    小麻雀用翅膀扫一扫栅栏上的积雪,好象这样可以使它好受些。它专心地想听它说下去。
    “我真的很伤心。”白栅栏很平静地说。
    小麻雀仍等待着它说下去,但是,它沉默了,一句话也不再说。


    那人蹲下来,将蝴蝶发夹捡起来,轻轻地放在雪颖的手上。
    透过朦胧的泪眼,雪颖看清了眼前的这个人,乌黑的头发,俊郎的眉,闪闪发亮的眼睛和坚毅的唇,还有笑起来得样子,与雪志一模一样。
    那人微笑着向雪颖伸出手来。
    “你妈妈和哥哥还好吗?”
    雪颖一时不知该如何回答,她本能地点了点头。
    那人幽幽地叹了一口气,低下头抚摸着雪颖的头发说,小颖,你已经长这么大了,你不记得我了吗?
    雪颖摇摇头。
    他的目光黯淡了。然后,他俯下身子,轻轻吻了吻雪颖的额头:小颖,我先走了。也许我们以后再也不能相见了……
    雪颖目送着他的身影穿过大榕树,消失在无边无际的黄昏里。
    一片花瓣缓缓地从树上飘落下来,落在雪颖的颈间,有一种痒痒的感觉。一种不知名的鸟儿大声地叫了起来。
    没有人……
    一切都像是一个梦……
    他温暖的手心和他的吻还留在她的额上……
    “爸爸!”她低声自语道。


    就这样,小麻雀每天都飞来,落在栅栏上,它们彼此交谈虽然不多,但只要在一起,心里就觉得很踏实。
    而且,每当下过一场雪,小麻雀总会飞来,用它那不大的翅膀替它拂去积雪。
    每当这时候,白栅栏就会说:“不必了,反正春天来了,雪就会化的。”
    但是,小麻雀仍不停地拂着雪,还在喃喃地说:“我就是要让大家别忘了,这里还有白栅栏!”
    那个冬天,虽然下了五六场大雪,但每次都是小麻雀替它把雪打扫干净。
    那个冬天,白栅栏的心里觉得很温暖,好象有一条小溪流过了它的全身。
    夜风拂面,天上闪烁的星星如宝石镶嵌在银河里。


    雪颖靠在白栅栏前,任思绪随风飘去。李嫂嫂牵着西西从不远处走过来,西西蹦蹦跳跳地来到了雪颖面前:“姐姐,下个星期我就上小学了!”
    雪颖突然想起,下个星期就是开学的时候了。
    “小颖,马上就要升初三了吧?”李嫂嫂的声音将她从沉思中唤醒。
    雪颖点点头,她的长发拂过她清秀而美丽的脸庞。她看着西西,突然产生了一种从未有过的强烈怀念,怀念爸爸妈妈和哥哥在一起的时候。
    尘封了六年的梦,在她的心底苏醒了。
    西西愉快地跳来跳去,数着一根根白栅栏。李嫂嫂唤他回来。
    “西西,别太调皮了!学学小颖姐姐,稍微文静一点!”李嫂嫂说着,脸上浮起了一丝笑容。
    雪颖想,很久以前,我也像他一样的活泼,一样的天真。
    雪颖垂下头,一滴冰凉的泪水落在蝴蝶的翅膀上。
    “小颖!”
    她抬起头,看到了李嫂嫂的眼睛,明亮如星辰,她微笑着,像雪志一样温柔地看着她。
    “该发生的总会发生的。我们不是圣人,不能将痛苦轻易忘却。而且,我认为,忘却痛苦从某种意义上来说并不是一件好事。小颖,你要学着去忍耐它们。总有一天,当你到达了山颠时,回望这些痛苦,你会为自己的成长而自豪的。”
    雪颖仔细倾听着李嫂嫂的话。李嫂嫂说完后,便转过头去看着西西玩耍。蝴蝶发夹在雪颖的手中轻轻颤动了一下,仿佛要展翅飞起。


    春天又来了。雪融化了,草发芽了。
    小麻雀又飞来了。它落在白栅栏上,又蹦蹦跳跳地唱起了歌。唱着唱着,它忽然惊叫起来:“啊,白栅栏,你也发芽了!”
    白栅栏几乎不敢相信这是真的。小麻雀用它尖尖的喙轻轻地啄了几下,它感觉到了痒酥酥的。
    小麻雀看见,从白栅栏绽出的嫩芽里,渗出了一滴滴亮晶晶的水珠。
    那一年春天,这里又多了一排小树。
    小麻雀天天飞到这排小树上,他们有说不完的话。它们常常在一起回忆着白栅栏冬天的日子。





    >> 相关资讯:

    上一篇:送给妈妈  
    下一篇:暗香

    精彩美文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