漫天糖

业界快讯 - 2023年8月29日

为了用AI画涩图,我成为了大魔法师

在写这篇稿子的同时,关于AI作画的新梗每分每秒都在涌现——人工智能正以一种难以想象的速度成长,甚至超越了辩论和思考。

  AI绘画的发展速度远远超过了我的想象。

  两个月前,在AI绘图软件Midjourney在社交平台大放异彩的时候,我写过一篇名为《当AI画图逐渐进化,我们还需要艺术家吗?》的文章,讨论了AI绘画和人类艺术家之间的区别和联系。

为了用AI画涩图,我成为了大魔法师

在某绘画比赛中勇夺桂冠的AI作品

  那篇文章以“AI画不好人,因此没法画涩图,所以取代人类的时代还远未到来”作结,本来我沾沾自喜,以为巧妙地抖了个机灵;没想到一语成谶,仅仅两个月之后,中文互联网就出现了AI画的二次元小人漫天横飞的盛景,形势变化之快令人目瞪口呆。

为了用AI画涩图,我成为了大魔法师

· 画纸片人的AI

  引起这波风潮的是最新最in的AI绘画工具站NovelAI——这是以不久之前开源的AI绘画算法Stable Diffusion为基础、使用大量二次元画作进行训练而成的二次元特化AI绘画模型。

  事实上,NovelAI原本是一个专注于AI写作的网站,图片生成是他们最近刚刚开发的新业务。如今,网站为付费用户在AI绘画领域提供以下三种服务:用网站上的绘图工具画草图生成二次元图片,上传图片转化为二次元图片,以及用文字段生成二次元图片。

为了用AI画涩图,我成为了大魔法师

  由于工具非常简单且便于理解,出图画风又是年轻人喜闻乐见的纸片人,NovelAI很快在社交平台大红大紫。它轻而易举地满足了大家“把一切变成萌妹”的质朴愿望,成为了今年秋天最好的玩具。

  有人用幼儿园水平的涂鸦生成了精致的卡通形象;

为了用AI画涩图,我成为了大魔法师

  有人把家里的白猫变成了美少女,“给我变”梦想成真;

为了用AI画涩图,我成为了大魔法师

via 知乎@逗砂

  有人把自己和二次元角色立牌的合影导入NovelAI,实现了和纸片人肩并肩的愿望。

为了用AI画涩图,我成为了大魔法师

  当然,除了老二次元的这些传统节目,自然也有天马行空的整活。比如,某知名论坛坛友率先不基德,把“世界名画”变成了色气兔女郎;

为了用AI画涩图,我成为了大魔法师

为了用AI画涩图,我成为了大魔法师

via weibo@stage1st宅社区

  有人贴近时事,把某厂花嫁显卡导入网站,生成的形象衣衫褴褛、楚楚动人;

为了用AI画涩图,我成为了大魔法师

  有人“撕破伤口”,把《Dota 2》选手FY那张经典照片娘化,一时间烟花漫天;

为了用AI画涩图,我成为了大魔法师

为了用AI画涩图,我成为了大魔法师

(烟火声)

  而国内高校的大学生们则是纷纷把自己学校的校徽二次元化,产生了奇怪的攀比之心。

为了用AI画涩图,我成为了大魔法师

为了用AI画涩图,我成为了大魔法师

甚至还搞起了百合

  不过,在这三种服务中,最具可能性(最适合用来画涩图)的显然是“用文字段生成二次元图片”这一项——和市面上其他AI绘图工具一样,你需要为NovelAI提供一些关键词,以便人工智能在互联网上寻找用于生成画面的“种子”;而关键词越准确、越详细,你能得到的结果可能就越接近需求。

  事实上,NovelAI适用的关键词基于知名图片网站Danbooru。Danbooru包含大量由用户上传的、来源于互联网的各种图片,大部分是二次元画作。比如,“原神”的Tag下有接近10万张图片,而“Fate/grand order”下则有18万张。

为了用AI画涩图,我成为了大魔法师

  这些图片被名目繁多的Tag精细地分类,用户可以很容易地找到符合自己XP的涩图;自然,这些Tag也能够被AI检索,因此成为了AI绘画使用者的赛博画笔。

  也许是用文字段生成绘画比起上述手段更有“作画”的感觉,也许是便于添加的NSFW词缀可以较为方便地将画面引向令人浮想联翩的方向,人们对这种方式情有独钟。

  在过去的两周左右的时间里,沉迷于用各种字段生成图片的人们正在逐渐掌握AI的正确使用方法。最开始的时候,NovelAI生成的人物在体态上还存在很多问题,且AI对于人类四肢(尤其是手指和脚趾部分)的掌握非常薄弱,因此很容易产生非常扭曲的结果,场面堪比邪神祭典;

为了用AI画涩图,我成为了大魔法师

呃呃

  而到了今天,熟练掌握AI习性的人已经可以利用它画出完成度非常高的二次元作品了。

· 冲浪,然后成为大魔导师

  大伙已经发现,得到好作品的关键并不在描述项,而是在排除项——只有对结果的各种偏向进行大规模的排除和修正,才能够驾驭住这匹飞上天空的骏马。

  这张描绘VTuber凑阿夸的AI画作在社交平台得到了广泛传播,同时附上的还有生成它所需要的文字段——其中,排除项的字段长度达到了惊人的上百个,让人不禁联想到魔幻故事里冗长的召唤祷文。

为了用AI画涩图,我成为了大魔法师

  另一方面,由于排除项这一部分“咒语”是可以被复用的,它仿佛又成为了大召唤术前置的固定魔法构筑——想象一个画面:你身披长袍戴着兜帽,口中喃喃念着漫长的咒语,而这些“lowres, bad anatomy, bad hands……”就是最先出现在脚下的魔法阵。

为了用AI画涩图,我成为了大魔法师

咒文咏唱!

  为了用AI画涩图,无数人被迫成为了魔法师——人们不厌其烦地研究着各种Tag对生成作品的最终影响,就好像刚入学霍格沃茨的菜鸟,对每一个法术充满好奇。

为了用AI画涩图,我成为了大魔法师

  有法术,自然就得有魔导书——S1漫区关于NovelAI的讨论群制作的名为“手抄本法术书”的谷歌文档就是其中一本。

为了用AI画涩图,我成为了大魔法师

  法术书详细而系统地记述了大量已经被实验过的关键词和它们造成的影响。这些关键词被分为包括“画质”、“风格”、“服饰”、“人物相关”、“镜头”在内的多个类别,其中的一些还附上了实例,制作者的热情和其中的工作量让人叹为观止。

  而在“NSFW”部分,手抄本法术书记载了大量人物体位和经典涩图要素,翻开那一页就能感觉到各种莫名其妙的XP扑面而来,散发出一种极度危险的气息,可以说是既让人兴奋、又让人恐惧的黑魔法了。

为了用AI画涩图,我成为了大魔法师

  不久之后,魔导书的“电子书版本”也应运而生。比如,B站UP主“波西BrackRat”根据这些“辞典”制作了一款AI Tag在线生成器,使用者可以根据生成器的标签,方便地用汉语检索到需要的“咒语字段”,一键复制到NovelAI中。

为了用AI画涩图,我成为了大魔法师

  值得一提的是,NovelAI的模型已被破解;现在,你已经能够在互联网上下载到该工具的“本地版”。

  只要有一张配置较高的显卡(最好是N卡),使用者就可以在详尽的教程指引下得到一个与网站版别无二致的NovelAI;而若是选择用自己选定的图片“喂食”AI,就可以很轻松地“养成”一个只画特定人物的专用模型。

为了用AI画涩图,我成为了大魔法师

  人们把这一过程称之为“炼丹”,而作为NovelAI基础的Stable Diffusion就成了“炼丹炉”。比如,虚拟主播“弥希Miki”的粉丝就将大量关于其虚拟形象的Fan Art丢进了炼丹炉,搞出了只会画黑发紫瞳美少女的模型,甚至已经迭代了多个版本——而这些经过AI“二次创作”的成果,已经在游戏领域被投入使用了。

为了用AI画涩图,我成为了大魔法师

· 我们能用AI绘画做什么?

  我站早些时候在微博报导过这款“首个AI绘图AI配音的同人GALGAME”:B站用户“秋之雪华”在10月9日上传了名为《夏末弥梦》的游戏的DEMO视频,简单展示了这款同人游戏的部分内容。

为了用AI画涩图,我成为了大魔法师

  根据作者的说法,《夏末弥梦》从想法成型到DEMO完成仅仅花费了3天时间——以VTB弥希Miki为蓝本的女主角的全部立绘都由NovelAI生成,语音部分则是由VITS(一款AI语音工具)合成,可以说从头到尾只有想法是属于人类的新概念GALGAME了。

  AI绘画,尤其是最近兴起的二次元AI绘画,最先冲击的显然是需求较为简单、容易满足的市场。从一个自用的头像,到线上跑团时会用到的人物立绘和场景素材,再到低成本GALGAME的全部美术资源——只要经过简单的学习、然后对“魔法书”有所研究,一个从未接触过绘画的人也能够在很短的时间里用AI得到自己满意的结果。

为了用AI画涩图,我成为了大魔法师

群友作品#1

  我的好几位朋友已经玩了几天NovelAI,其中的一大半已经换上了自己用AI生成的新头像。大伙热衷于给自己的人设摆出各种造型,玩得不亦乐乎。

  而在虚拟主播皮套领域,首例AI绘图自动建模的0人工模型也顺势诞生了。名为丘布Cube_Offcical的UP主用NovelAI和Acfun直播助手在短短3小时时间里完成了自动出图 自动建模的流程,他所做的仅仅只是把AI绘图得到的立绘手动拆分罢了。

为了用AI画涩图,我成为了大魔法师

  为了得到这些满足需求的作品,在过去,我们通常需要向水平参差不齐的漫画家约稿,付出较高的价格,甚至还要面对普遍性的拖稿和一些莫名其妙的“绘圈规矩”。

  前些日子,我写过一篇名为《生活太如意的人,可以试着用1000元去约一张稿》的文章,讲述了虚拟主播瓦妮Vanee与约稿漫画家之间的纠纷。在当下,大量低水平的创作依然在市场上占据主导价格的话语权——上述例子中,先不谈“商用3倍”的离谱村规,一张Q版大头售价300人民币已经让人难以理解了;而打开米漫画家,像这样高价售卖完成度和工作量极低的所谓作品的“小画家”比比皆是。

为了用AI画涩图,我成为了大魔法师

标价236元的Q版三头站桩小人

  在那篇文章的结尾,我曾写道:“我即世界的虚拟帝国终将迎来必然的毁灭——在天堂崩塌的那一天,又有谁会纵容那些可笑的自尊呢?”

  天堂崩塌的形式有很多种,我猜AI绘图的普及可能是其中的一种——当浪潮到来之时,最先被淹没的自然是基本功稀碎、几乎没有原创性的绘画者。

为了用AI画涩图,我成为了大魔法师

  但是之后呢?随着AI的逐步发展,越来越多更高完成度的作品将逐步出现。对于漫画家这一行业来说,AI的到来究竟意味着什么,依然是值得思考的问题。

· 一个时代的十字路口

  前两天,两位知名画手“老累”与“禾野”在微博就AI绘画一事发表了泾渭分明的不同观点,一度力压各大内娱烂瓜冲上热搜。

  前者为AI的到来拍手叫好,认为“终于能让某些人有点危机感并且要为曾经的不思进取负责”,支持AI代替目前美术行业的低端底层劳动力;后者则认为前者的立场过于自以为是且狭隘,在项目中干基础工作的人对画画的热爱“不比你少”。

为了用AI画涩图,我成为了大魔法师

为了用AI画涩图,我成为了大魔法师

  这一对立在漫画家群体中也有着鲜明的体现。一些漫画家已经开始利用Stable Diffusion作为自己出图的辅助工具了——他们往“炼丹炉”里投了大量自己的作品,得出一个符合自己画风的模型,再在生成的结果上进行一定程度的修改,从而大大加快了出图的效率。

  即使最后AI绘图在成品中留下的部分可能并不太多,瞬间运算出好几个给定条件下出不同构图不同体态结果的功能也能够很好地将构思可视化,辅助漫画家开展工作。

  另一些人则对AI的到来产生了非常强烈的危机意识。他们认为,尽管AI在目前对头部和高端漫画家影响不大,但是如果一旦取代了底层漫画家的全部工作,也相当于是切断了他们的生活根基和上升渠道,长此以往行业将失去新血、逐渐凋敝。

为了用AI画涩图,我成为了大魔法师

  这种事情可能已经开始发生了。网络上流传的一张招聘网站的截图显示,这个兼职插画家岗位的要求已经是“用AI高效出图”,可以说非常与时俱进;

为了用AI画涩图,我成为了大魔法师

  随之而来的则是游戏公司美术开除策划、策划开除老板的梗图,甚至还幻想起了AI绘画横行、手工绘画无人问津的未来,仿佛AI控制艺术的赛博朋克世界已经在襁褓之中了。

为了用AI画涩图,我成为了大魔法师

  在我看来,其实“画画”和“去游戏厂当美术”其实是两码事。艺术与流水线产出总是存在一个模糊的分野,而只有握着笔的人最清楚自己在做的是哪件事。残酷的是,先功成名就再进厂恰饭的成功漫画家多,而先进厂打螺丝再慢慢成为大佬的人少。

为了用AI画涩图,我成为了大魔法师

热播剧集《大考》#1

  选择艺术除了热爱,还需要天赋,更需要生存的资本——在这本就荆棘密布的道路和不健康的行业(指许多游戏公司的美术岗位薪水较低而加班频繁)中,反而AI带来的影响可能是无关紧要的。

为了用AI画涩图,我成为了大魔法师

热播剧集《大考》#2

  有人用西方工业革命中卢德运动(即工人捣毁新型机器的举动)类比漫画家对于AI的抵制。他们认为,反对AI的漫画家就像毁坏织布机的纺织工人,最终会在历史的进程中被机器的操作者所取代。

  不过,不谈卢德运动斗争的本质,就形式上来说,单论真正有创作能力的漫画家,他们与底层的流水线工人还是有本质的区别——最重要的一点是,他们设计了那匹布上的图案和花纹。

· 关于AI侵权的一些讨论

  那么问题来了:谁有权使用这些图案和花纹?

  事实上,不止一位漫画家对NovelAI颇有微词。

  漫画家哆啦小熙在微博抱怨有人用AI“洗了他的稿子”——从他给出的对比图来看,那些画作极有可能是用他的作品简单迭代了一次就完成了,从配色到构图相似度都非常惊人;

为了用AI画涩图,我成为了大魔法师

  而知名漫画家AIKOlik发现Danbooru甚至收录了他古早时期(甚至已经删除)的稿子,而这些存在于图站上的作品自然会被NovelAI用于AI绘图——他联系了站方,勒令对方在网站上删除了相关内容。

为了用AI画涩图,我成为了大魔法师

为了用AI画涩图,我成为了大魔法师

  版权问题是AI绘图难以回避的重要问题。在当下,AI技术还并没有到达能够完全模仿某位漫画家画风、生成以假乱真的新作品的地步,仅限于大伙给自己搞个头像的小打小闹,但是在未来,随着技术的发展,版权问题将越来越迫在眉睫。

  有人指出,现在社交平台上很多用AI绘制的作品,上面甚至还有原作者的、被扭曲的水印。

  用AI学习某人的作品,再加上关键词生成新的绘画,究竟算不算侵权?刚刚提到的、完全由人工智能生成的皮套,如果真的套皮开播了,究竟算不算侵权?

  到目前为止,这并没有法律上的界定可供参考。

为了用AI画涩图,我成为了大魔法师

  你看,即使是在写现在这篇稿子的同时,关于AI作画的新梗每分每秒都在涌现——人工智能正以一种难以想象的速度成长,超越了所有辩论和思考,让甚至还未出现在襁褓中的法条望尘莫及。

  当收费教授如何使用AI绘图的投机者已经入场,当几十张作品已经被塞进了炼丹炉、或许很快将要出现在某位学生的毕业设计上——如何在善用AI的时候让原作者保有一定的权益,光靠使用者的自觉和良知是远远不够的。

为了用AI画涩图,我成为了大魔法师

群友作品#2 Vup Akumaria

  比起关心漫画家是否会在未来被AI取代,这才是当下亟需解决的燃眉之急。

· 结语:漫画家的棋局

  知名百合GALGME《彷徨之街》的主美阿瑞最近玩了上百小时的AI绘图,在她看来,就算十年或者几十年后绘图AI真正大量投入到工业生产中,漫画家这个职业也绝对不会消失:“(依然存在)热爱绘画这个过程本身而并非结果的人。”

  而谈到最近大放异彩的NovelAI时,她评论道:“出单人图质量能有多高,出百合图质量就能有多低。”

  事实上,目前AI绘图对于超过两人的画面构图的理解是灾难性的,而两人之间的体态关系和互动也常常达不到预期——这可能是未来AI绘图技术面对的重要难题之一。

为了用AI画涩图,我成为了大魔法师

有人认为,制作精良的新番《电锯人》的这一个画面就运用了AI绘画技术

  漫画家与AI开始对弈,但我想他们面对的并不是和坐在阿尔法狗对面的柯洁一样的绝望的必然。

  两个月前,我这样评价人们用Midjourney或是DALL-E 2绘制的赛博艺术品:“计算机让虚拟的笔墨开出了新的花朵,但它终究是鹦鹉学舌的镜花水月。精致的蜡花没有芳香,而AI的画作仍然欠缺灵魂。”

  如今,我的这一观点依然没有改变。在简单美术资源需求和作画辅助方面,AI体现出了卓绝的易用性和普适性;但是要触及充满人情味的艺术本身,可能还差得很远。

为了用AI画涩图,我成为了大魔法师

但是未来会发生什么,没有人会知道

  不过,现在也许还没到考虑人类命运的时候。在未来的至少两周里,我依然会热衷于捣鼓NovelAI。

  一次又一次,我乐此不疲地翻开魔法书、往炼丹炉里填充各种各样的东西。当幻想中的美少女被复杂的术式顺利召唤到我面前、按照我设定的动作摆出各种姿势的时候,我感受到的是巨大的满足和纯粹的快乐。

为了用AI画涩图,我成为了大魔法师

叔叔的广告,终于有了成真的一天

推荐内容

受欢迎的

最新

Related

国漫强烈推荐 -《影子猫》

2021年4月16日

《蜡笔小新》全新动画电影正式海报 追加角色公开

2021年3月10日

国产游戏掌机AYA Neo海外火爆众筹:超额认购2606%

2021年3月10日

超级任天堂世界主题公园将于3月18日正式开园

2021年3月10日

《EVA新剧场版:终》主题歌“One Last Kiss”MV公布

2021年3月10日

现实版“Plash Speed”?越南玩家为骗过妻子买PS5上演好戏

2021年3月11日

新款Switch主机的开发机已送至开发者手中

2021年3月11日

《新世纪福音战士新剧场版:终》“本预告·改”影像公开

2021年3月11日

《新世纪福音战士 新剧场版:终》开场动画公布

2021年3月11日

国漫强烈推荐 -《影子猫》

2021年4月16日

鬼冢英吉再出山!校园片要成纪录片了?

2023年10月26日

谁说日漫可以随便死人的?

2023年10月26日

世界科幻大会来了,也顺便聊聊科幻作品

2023年10月26日

《星期一的丰满》:闺蜜酱要开始校园恋爱了吗?

2023年10月26日

《少年歌行》的“IP宇宙”是怎么形成的?

2023年10月18日

“陨落”的《秦时明月》,能重返国漫之光吗?

2023年10月18日

“陨落”的《秦时明月》,还能重返国漫之光吗?

2023年10月18日

《好想告诉你》时隔12年回归,动画没播我先“急”了

2023年10月18日

鬼冢英吉再出山!校园片要成纪录片了?

2023年10月26日

谁说日漫可以随便死人的?

2023年10月26日

世界科幻大会来了,也顺便聊聊科幻作品

2023年10月26日

《星期一的丰满》:闺蜜酱要开始校园恋爱了吗?

2023年10月26日

《少年歌行》的“IP宇宙”是怎么形成的?

2023年10月18日

“陨落”的《秦时明月》,能重返国漫之光吗?

2023年10月18日

“陨落”的《秦时明月》,还能重返国漫之光吗?

2023年10月18日

《好想告诉你》时隔12年回归,动画没播我先“急”了

2023年10月18日

相关推荐

最近更新

漫画资讯 - 2021年4月16日

国漫强烈推荐 -《影子猫》

B站阅读地址: https://manga.bilibili.com/detail/mc25706 影子猫—— […]

阅读更多...

0分享

业界快讯 - 2023年10月26日

鬼冢英吉再出山!校园片要成纪录片了?

阅读更多...

0分享

业界快讯 - 2023年10月26日

谁说日漫可以随便死人的?

在九月底更新的《咒术回战》236话中,“二次元顶流”五条悟不敌宿傩被其腰斩,引得全球动漫爱好者关注和热议,掀起玩梗热潮。在动画里看五条悟被封印,在漫画…

阅读更多...

0分享

业界快讯 - 2023年10月26日

世界科幻大会来了,也顺便聊聊科幻作品

阅读更多...

0分享

业界快讯 - 2023年10月26日

《星期一的丰满》:闺蜜酱要开始校园恋爱了吗?

本周的《星期一的丰满》更新!这一周还是爱酱闺蜜的故事,感觉是要开一个校园恋爱剧的坑了!

阅读更多...

0分享

业界快讯 - 2023年10月18日

《少年歌行》的“IP宇宙”是怎么形成的?

视频平台打造IP宇宙的要点是将粉丝聚拢到一起

阅读更多...

0分享

业界快讯 - 2023年10月18日

“陨落”的《秦时明月》,能重返国漫之光吗?

今年是《秦时明月》更新第16年

阅读更多...

0分享

业界快讯 - 2023年10月18日

“陨落”的《秦时明月》,还能重返国漫之光吗?

它会烂尾吗?

阅读更多...

0分享